看不透的是牢笼,解不开的是疑惑


每天一本书
一年多读365本书


《 金锁记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素颜如水朗诵

每天一本书

各位慈怀读书会的读者们,大家好。
欢迎来到我们的[每天一本书栏目],我将用一篇文章的长度,来向您讲解书中精髓。
今天,我们要一起读的书是 《 金锁记》。作者张爱玲是一位不世出的天才,她的小说艺术,简直如同神话一般,张爱玲不但注重情节上的精雕细琢和人物上的生动刻画,而且让整个故事都显得既真实又富有诗意。
张爱玲在写作上最令人称道的就是她能够充分引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的情感共鸣,由此达到感同身受的理想效果。

这一次,我们将进入主人公曹七巧,还有她的儿子姜长白和女儿姜长安这三位不同角色的人生视角中,来领略这部作品的悲剧美和艺术美。
“冷暴力”作为《金锁记》中蔓延最广、刻画最多的情绪,其杀伤力和破坏力都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
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更应该以温柔和慈悲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人生。



曹七巧——高门大户里的痛苦挣扎

我姓曹,因为是七月里生的,父亲便给我取名“七巧”。 家里除了我,还有一个哥哥。
父亲在街边开了一家小小的麻油店,日子过得倒也算平平静静,不虞匮乏。
有一天,父亲喜滋滋地回来,说替我找了一门好亲事,虽说为人妾室,但嫁过去的却是名门姜家的二少爷,这样算起来,自然是我们曹家高攀了。

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只是我根本没有想到,从踏入姜家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彻底变成了一只被困在金丝笼里的麻雀。
我曾想,自己虽然只是嫁过去做姨奶奶,但只要能抓住丈夫的心,说不定哪一天就能扶正。红烛高照,我被喜娘搀进了新房,但是等待我的却不是一个器宇轩昂的如意郎君,也不是一个骄奢淫逸的富家阔少,而是一个残废。

我碰了碰他的身体,毫无活力,简直就像在摸一根腐朽的木头,只让我感到头皮发麻。
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被选中,这样的一个残废,但凡略平头整脸的人家,怎么会舍得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但是礼已成了,堂也拜了,我也只能一辈子被困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
婆婆为了儿子身边能有个可心的人,也为了让我能尽心尽力地伺候他,不久就让我做了正房太太,我的人生,开始戴上了这沉甸甸的黄金枷锁。

丈夫虽然腿上无力,但并没有失去生育能力。我接连给姜家生了一子一女,儿子叫姜长白,女儿叫姜长安。
有了孩子之后,这漫长的岁月才显得不那么无聊。可我毕竟是个年轻的女人,嫁来姜家已经五年了,除了丈夫的弟弟姜云泽偶尔与我取笑逗乐,其他人对我都是面上客气,背地里却一点儿也瞧不起我,嫌弃我只是一个麻油铺头出来的女儿。
她们越瞧不起我,我就越要跟她们插科打诨,让她们知道,我姜家二奶奶可不是好惹的。
但是只一味赌气也不是长远之计,我借着几分泼辣,明里暗里地接济娘家,就是为了日后分家好有个退路。残废丈夫不顶事,那我就靠自己活下去。

就这样熬呀,熬呀,终于熬到丈夫和婆婆都去世了,终于可以走出这该死的姜家!
我软磨硬泡,请来九老太爷为我们分家。之后我就带着长安,长白另租了一栋房子住下。
三叔姜云泽曾经来找过我,他希望能用我分到的田地来抵押,一起做生意。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当年在姜府,无论我怎么明里暗里示好,都全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如今分了家,素来挥霍无度的他,便又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我曹七巧熬了这么多年才熬到这些遗产和土地,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巧取豪夺,绝不!

男人是靠不住的,一个个都是觊觎我的家产。
只有长白,我的亲生儿子,这些钱和地产,我都是要留给他的,这下半生就全指望他了。至于长安,女孩子家,正经嫁个好人家才是,不要像我,这辈子全毁了。


姜长白——毫无原则的娇惯溺爱

我姓姜,名长白。 打从记事起,我就不大见过父亲,下人们常常在背后可怜我,说我父亲是个残废。
至于母亲,我很少见到母亲笑过。她要么在奶奶面前搬弄是非,弄得家里鸡犬不宁,要么就是和妯娌们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斗不休。
只有在看到三叔的时候,母亲的面庞才会变得温柔起来。但那也不过是瞬息的安宁,大部分时候,她都是怒容满面,怨气冲天,常常哀叹自己怎么就嫁到了这个地方。

我既不爱和软弱的父亲呆在一起,也不大喜欢和强势的母亲相处。我最喜欢的是三叔,他为人体面,出手又阔绰,很懂得些精致的淘气。
赌钱和捧女戏子,都是三叔带我入的门。可惜,母亲对三叔的态度很恶劣,我瞧着倒不像是单纯的嫌恶,反而更像是求而不得后的恼羞成怒。我也不管这些,依旧在外面花天酒地。
一年又一年,母亲开始着急了,她怕我成了下一个三叔,便着急的给我定下了一门亲事。

媳妇芝寿没有嫁过来之前,母亲就对她不太满意,嫌她嘴唇太厚,说切下来都能炒一碟下酒菜了。
进门以后,也时常嫌她笨,诸事不得遂其心愿。我对芝寿说不上多讨厌,但也算不上喜欢。反正是母亲要她进门的,我无所谓。
只是母亲人前人后,常常对芝寿冷嘲热讽,芝寿若是不理她,她就一拍桌子嗟叹起来道:“在儿子媳妇手里吃口饭,可真不容易!动不动就给人脸子看!”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有一天母亲躺在床上抽大烟,我在边上嗑瓜子。
母亲哄着我给她烧了一晚上的大烟,并且让我讲了很多关于芝寿的毛病。讲就讲呗,我现在的银钱都是从母亲手里拿来的,不把她老人家哄高兴了,以后拿钱就难了。
听说第二天,母亲就把丈母娘请过来一起打麻将,在席间把芝寿的各种毛病加油添醋、绘声绘色地讲了出来。丈母娘听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放下牌,乘了包车就回去了。

我们也因此夫妻失和,我往戏院跑的次数也逐渐多了起来,被母亲察觉之后,为了留住我在家里,她又把一个丫头绢儿给我做小,一个丫头,到底没多大意思。
到后来,母亲又变着法儿哄我吃烟。对于大烟,我一向就喜欢玩两口,并没有什么瘾,不过现在吸得多了,人容易犯懒,渐渐地也就不爱往外面跑了。
家里还剩一个妹妹,在家里待久了,竟也成了老姑娘。随便她吧,只要她乐意,就做老姑娘吧!



姜长安——畸形家庭下的高压控制

我姓姜,叫长安。 父亲早死,母亲带着我和哥哥,还有几个丫头婆子住在一起。表哥家也常跟我们走动。
听家里的佣人说,表哥家能有今日衣食无忧的光景,全凭当年母亲在姜家偷偷贴补的原因。只是就这一户亲戚,也被母亲给败坏了。

我还记得,那是我十四岁的时候,表哥春熹上城来找事做,暂住在我家。
那天我正站在梯子上取柜里的糖莲子出来吃,一个不稳,正要跌跤的时候,是表哥在背后把我抱住,才不至于有所损伤。
然而这时母亲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向春熹厉声道:
> “你别以为你教坏了我女儿,我就只能捏着鼻子把她许配给你,让你好霸占我们家的家产!
>
>
>
>
> 看你这混蛋,也还想不出这等主意来,敢情是你爹娘把着手儿教的!”

自此,表哥一家就跟我们断了往来。不知怎么的,母亲对我成长发育的速度感到隐隐不安,不顾众人的劝阻,也不顾我的痛苦嘶嚎,强行给我裹了脚。
她说这才叫妇道,不会轻易就跟着男人跑了!尽管一年以后,母亲的兴头过去,又把我的脚松开,但是足弓已然损伤,到底是回不到原样了。
我讨厌母亲,可是令我害怕的是,我似乎变得越来越像她。我时不时的就找机会跟母亲怄气,一切上进的思想就被我慢慢的舍弃了,挑是非,使小坏,干涉家里的行政。
谁都说我是活脱脱的一个七巧。

母亲见我注定是要做老姑娘的了,便又换了一种论调,道:
> “自己长得不好,嫁不掉,还怨我做娘的耽搁了她!整天挂搭着个脸,倒像我该她二百钱似的。
>
>
>
>
> 我留她在家里吃一碗闲茶闲饭,可没打算留她在家里给我气受!”
三叔的女儿,我的堂姐长馨,实在是看不下去,便瞒着母亲,偷偷要为我做媒。

她向我介绍了一位同学的表叔,他叫童世舫,是在外国留过学的,长得一表人才,和家里闹翻一时气愤,埋头就读了七八年的书。
他不嫌我年纪大,觉得娶妻还是要遵循传统。两边都有了意,堂姐便鼓起勇气向母亲提起此事,母亲竟然出人意表的同意了。
我跟世舫出去约会过几次,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但是就因为我遇见了自己真心喜欢的人,时时微笑着。母亲见了,不由得有气,便冷言冷语道:
> “这些年来,多多怠慢了姑娘,不怪姑娘难得开个笑脸。
>
>
>
>
> 这下子跳出了姜家的门,趁了心愿了,再快活些,可也别这么摆在脸上呀——叫人寒心!”

母亲看不得我的笑脸,连带着把三叔一家都恨上了,认为是他们带坏了我。每日往我屋里叫喊道:
> “你要野男人你尽管去,只别把他带上门来认我做丈母娘,活活的气死了我!
>
>
>
>
> 我只图个眼不见,心不烦。能够容我多活两年,便是姑娘的恩典了!”
颠来倒去几句话,嚷嚷得一条街上都听得见。亲戚丛中自然更将这事沸沸扬扬传了开去。

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可是世舫呢? 除非他一辈子不见母亲,否则终有一日,他会被这个女人给逼疯。
罢了,罢了,就当我做了一场好梦吧。 于是,我主动提出退婚,这场让我欣欣然的恋爱,终于宣告无疾而终。


《金锁记》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悲剧,讲述了曹七巧是怎么被周遭环境变成了一个悍妒无知的夫人,她又将自己的意志强行捆绑在子女的精神和命运中,这三十年来她戴着黄金枷锁,并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砍伤了几个人,就算没死也送了半条命。
她知道儿子女儿恨毒了自己,婆家的人恨她,娘家的人也恨她。当然,她也更恨自己。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种名为 “冷暴力” 的情绪,是张爱玲极力渲染的主题。
曹七巧做媳妇的时候,因为出身的问题,被婆婆和妯娌瞧不起,所以常常对她冷言冷语,偏偏丈夫又是个残废。 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她都被这种冷暴力深深伤害着。
可是当她翻身做主的时候,她又从受害者变成了加害者,她用鸦片绑住儿子,消磨他的斗志。
她用裹脚布绑住女儿,摧毁她的独立。她用冷言冷语绑住自己的媳妇,让她无脸见人。
其实她自己从来就没有从那把金色的镣铐中摆脱出来,而且还不断把身边的人也拉下水。

仔细想想,这些情绪是不是也曾出现在我们的身上。当我们自己受到冷暴力的时候,往往会去寻找一个出口来发泄。
譬如在工作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却被配偶阴阳怪气地指责,说自己只知道当个甩手掌柜,家里的事情一点也不沾手。
又譬如过年不回自己家的时候,又会被父母冷嘲热讽,说自己长大成人就忘了本,这二十多年来就养了这么一只白眼狼。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样去消解这种冷暴力呢?

我想,冷暴力与强烈的肢体冲突不同,它常常发生在与你关系亲密的人身上。
这是他们向你表达自己的需求没有被满足的一种方式。 我们都渴望获得足够的爱和关注,我们也都希望自己是被需要的那个人。
冷暴力其实是一种错误的表达爱的方式,我们要正确的面对自己的需求,和对方进行积极的沟通,让对方知道你的需求,而不是一味地无理取闹。

* 当你的配偶抱怨你的时候,你应该更温柔一点,也许对方只是需要你的肯定和赞赏,我们所要做的则是好好地去鼓励对方,和对方一起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 当你的父母指责你的时候,我们要觉察到老人内心的孤单和恐惧,他们需要的其实只是更多的陪伴。
那么,我们只需要用行动证明,他们永远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冷暴力的杀伤度一旦转化成爱的包容力,它曾经让你多闷闷不乐,现在就能让你多神清气爽。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慈怀读书会[每天一本书]的全部内容,这是慈怀读书会每天一本书的第一百五十四本书。
因书明理,以慈怀道,关注慈怀读书会,每天读完一本书,把自己活成你喜欢的样子。
*注:配图来自网络
*文:愚闻乐,慈怀每天一本书签约作者,充满好奇的记录者。保持激情,扩大格局。
*注:如果你也想成为慈怀每天一本书的签约作者,欢迎后台回复“阅读达人”了解相关事宜。

【 慈怀每天一本书 】
欢迎书友体验 “每天一本书”
(内测版)小程序
↓ ↓ ↓ ↓
今日话题
曹七巧被周遭环境影响变成了一个悍妒无知的夫人,她又将自己的意志强行捆绑在子女的精神和命运中,最后悲剧收尾,读完这篇文章,你如何看待曹七巧的一生?

点击 阅读原文 免费阅读由第三方提供的海量电子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